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校医院里的水痘姻缘
校医院里的水痘姻缘

校医院里的水痘姻缘

大二的时候,由于宿舍潮湿阴暗,又加上被褥不经常晾晒的缘故,我得了很严重的水痘,全身瘙痒难耐,发高烧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我跟王雪茹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,我记得那天阳光明媚,我拖着几乎体无完肤的身体来到校医院,因为是星期天,只有王雪茹一个人在值班,我们是分校区,学校并不大,因此看病的人也不是很多,那天医务室里很安静,就我们两个人,我一进去就瘫倒在了长椅上,再怎么挣扎也站不起来了,胃里一阵阵翻滚,想吐。

  王雪茹一看我这样,就知道很严重,急忙过去搀扶我,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,滚烫,又看见我满身是孢的身体,就知道是什么病了,急忙开药,亲自去给我配药。

  配好药后,需要把我搀扶到病床上,可是我已经被烧的糊涂了,整个人寒冷难耐,根本听不到她在叫我,我只知道她把我的胳膊围到她的脖子上,然后用力挣扎着将我一点点挪到了病床上,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水味道,再就是感觉她身上的肉很软,身体接触的部分很舒服,其他的就再也没有感觉了。

  输上水后,我便沉睡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,发现我还在校医院,王雪茹此时正坐在我的旁边,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,应该已经是深夜了。

  醒来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,此时的王雪茹已经脱下了医生服装,穿上了一身非常简单的衣服,热裤,露脐装。我从来没有见中年妇女还这么穿着的,从背后看,王雪茹一点也不像是人到中年,一头乌黑的披肩发遮挡里一切岁月的痕迹,很像个小姑娘,虽然之前来过很多次校医院,但从来没有注意到过她。

  她见我醒来,就笑着对我说:“醒啦,感觉好点了吗?”

  她的声音很甜。人也很甜美。

  我望了望四周,窗外宿舍楼的灯已经熄灭了,我知道一定是已经过了熄灯的时间。宿舍楼已经封门了。

  这时王雪茹看出了我的心思,告诉我她跟我系里已经打好招呼了,今晚我可以在医务室里过夜。我无奈的点点头,心想可能要自己在这里呆一晚上了,有点沮丧。

  她看出了我的意思,对我说:“没事,有我在这陪着你呢,不用怕”

  “你不用回家么”我问。性吧首发

  “不用,这就是我的家,我住在这里,我没有家”

  “没有家?怎么可能”我看着她的年纪,应该是已经过了结婚生子的时候了。

  王雪茹没有同龄人的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那种态度,相反对于我这样的年轻人她仿佛非常乐意接近。再加上我当年也是高高大大的帅小伙一枚,很受一切女性的欢迎。

  我们的攀谈就这样开始了,一开始我们说了我的病情,她告诉我要多晒太阳,多喝水,要先退烧,要注意被褥卫生。之后,我便将我们的话题引到了她身上。

  时间很晚了,我问她在哪里睡觉,指了指病床上,她居然每天就是睡病床。

  她脱了鞋,上衣也没脱,就这样躺到了我旁边的床上,漏着一对大白腿在我眼前晃着,肚脐很好看,也很干净。她将我们之间的帘布拉了上,我们就这样隔着幕布聊天。、我们聊她的事情,我问她为什么会住在医院里。她说她离婚了,没有孩子,离婚她什么财产也没有分到,自己租不起房子,于是便只能住在医院,因此,这里的夜班一般都是她值,其他医生也很乐意,因为晚上不用排班。

  我问她为什么会离婚,一开始她支支吾吾,顾左右而言她,后来我们发现彼此居然这么能聊得来,距离变一步步的拉近了,她告诉我,她不孕,老公是家里的独苗,要传宗接代,在外面找了个年轻漂亮的,后来被她发现了,就离婚了。

  我们之间可能真的很有缘分的,一个晚上居然就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。当然我们中间的那道幕布早就被她拉开了,她就这样几乎半裸着跟我聊天,我们脸对着脸,我看着她那双美腿,还有她那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嫩足,心里像是有只小兔子在一蹦一蹦的。

  我的鸡巴这时候便不老实了,在裤子上支了个小帐篷,我怕她看出来,就盖在被子里,但还是很高,我只能弓着腰,这样脸贴的她就更近了。

  就这样我们聊着聊着便夜深了,可是她还是没有睡意,我也是,其实这时候谁能睡得着。

  我看她在玩手机,好像在跟什么人聊天,我问她是男朋友吗?她说不算是,只是个朋友,总想泡她,但他已经结婚了,她说她不愿做人家的小三,但这个男的有事没事的就爱疗池她。

  男人在这时候是最不老实的,于是我便将话题移到了那方面,哪方面?当然是性爱方面。一开始我很隐晦的问:“你不寂寞吗一个人?”

  她瞟了我一眼,然后很顽皮的说:““你是不是想问我没男人上会不会难受?”

  我很吃惊她这么直白,一股暖流在下半身来回走动。

  我说:“是啊,人家说四十如虎啊”

  她说,“你看我这样的像是缺男人的人吗?”

  我摇摇头,说“不像,追你的人一定很多。”

  “姐就是不愿搭理他们,一个个都想把我往床上按,操完了就走,没意思”

  她用了一个“操”字,这个字如果男人说很平常,但如果女人说,那就很不寻常,这个女人是很开放的一般来说。

  我让她给我讲讲她的私生活,鉴于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了,她也没有避讳什么。

  天很热,虽然我有一些寒意,但是她还是很燥热,她居然就这样在我面前将热裤和上衣拖了小来,三角内裤很干净,是粉红色的,很透明,黑色的阴毛有的都露出来了,胸部也很大,胸衣也是很薄很浪的那种。

  她很顽皮的上了我的床,我们挤在一张床上聊天,我盖着被子,她裸在外面。

  我开始问一些有攻击性的问题,比如一夜可以射几次(女人也是射的),跟几个男人睡过,什么时候被破处等问题她并不恼怒,很饶有兴致的给我细细的讲她的风流韵事,将年轻的时候怎么跟男人开房,怎么用身体套男人的钱包。

  说道高潮,我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将她的手握住了,她居然没有反抗,很自然的也握住了我的手,她滔滔不绝的说,但是后来的事情我根本不记得了,因为精虫上脑,眼睛只顶着她的胸看,我大了胆子,告诉她我还没碰过女人,能不能摸摸她,当然,这时候一切都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,她说可以,但是不许再有进一步的动作,她说的很漂浮,我当然也不会真的就只摸一摸,我一伸手就把她的胸从胸衣里扯了出来,她笑闹着把手护在胸前,她越挣扎我越来劲,最后我把她拉进了被窝,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,她很配合,把内裤除去,又帮我把衣服拖了,由于身上长了好多水泡,她脱得时候非常小心,好像我是她的亲人一样。这使我更加欲火焚身,我说我不会做爱,她笑着说教我,我说我称呼你什么,她说你要是愿意就叫我老婆,她喜欢男人叫她老婆,这样让她感觉自己还是有家的人,于是我们便老婆老公的称呼了起来,那年我十八,她三十八。性吧首发

  之后的事情我记得十分清楚,因为那是我的第一次,我的破处之旅。

  中年的女子一般都会发福,但她的身材却出奇的好,可能是因为没有生过孩子的缘故,她的身体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,她说她不太愿意靠我太近,因为在医院洗澡不方便,她经常一个星期才在医院的洗刷间里洗一次,所以怕身上有异味,但为此时已经是饥渴难耐了,哪里顾得上这些。

  我亲吻着她的脖颈,一点点的往下滑,这是我从黄片中学来的,舌尖一直舔到她的小逼处,把内裤退下来,我的心一直砰砰砰的跳着,因为我从来没有在现实中见过女人的下阴。她的下阴很干净,但可能就是很长时间不洗澡的缘故,有一丝淡淡的尿骚味,我用舌头舔了舔,她轻轻的叫了一声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女人叫床的声音,我亲吻着她的下面好长时间,直到水水下来了好多,她说操我吧,我把身体调整过来,这时候我的大吊已经胀的不行了,找到门之后,一下子便插了进去,由于是第一次,雪茹又十分的配合,不到十分钟我便射了。

  雪茹看着我笑了,撇撇嘴,我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  她说没事,男的第一次一般都这样,慢慢时间就长了。完事后她没有结束,而是开始用嘴巴给我舔剩下的精液,她用舌尖舔着我的尿道口,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,弄得我好痒,这是我第一次体后口交,从此便离不开这活儿了,外围舔干净之后,她开始用嘴巴套弄我的鸡巴,像吃雪糕一样,进去又出来,出来又进去,不一会我的鸡巴就又硬了,她果然是老手,很懂得男人,那天晚上我们来来回回弄了三次,第三次的时候我几乎快没有精液了,而天也差不多明快了.

  一夜没有谁都很累,快天明的时候,我问她你一夜没睡,天亮了怎么办,她说天亮她不值班,到外面随便找个小旅馆睡几个钟头就好了,我有点心疼,就给她钱让她找个好点的酒店休息一下,她笑了,看了一眼钱,还是收下了,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笑,可能是笑我那时候太幼稚吧。